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绍兴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矛盾纠结中的百年江南水乡:绍兴三江村因环境污染致整体搬迁

发布日期:2016-11-18 上午 12:41:09 浏览:81

注册vip邮箱(特权邮箱,付费)

免费下载网易官方手机邮箱应用

安全退出

网易考拉

1088元现金礼包

天天特价9.9包邮

游戏充值9.8折

母婴专区

美容彩妆

家居日用

进口美食

营养保健

海外直邮

邮箱

免费邮箱

vip邮箱

企业邮箱

免费注册

快速注册

客户端下载

支付

一卡通充值

一卡通购买

我的网易支付

易商城

网易理财送1888元

立马理财送8888元

网易财经app下载

电商

彩票

网易1元购

贵金属

车险

严选

电影票

火车票

网易众筹

青果商城

同城约会

找缘分

恋爱真心话

我的同城约会

下载同城约会app

lofter

进入lofter

热门话题

专题精选

下载lofter客户端

bobo

网易最热娱乐社区

直播—海量女神

资讯—女神信息

交友—美女语聊

动漫—舔屏神器

下载bobo直播app

移动端

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新闻中心滚动新闻

为3.6亿人新闻阅读而生的客户端

矛盾纠结中的百年江南水乡:绍兴三江村因环境污染致整体搬迁(组图)

2015-12-2507:20:55来源:澎湃新闻网(上海)

到:

0

(原标题:矛盾纠结中的百年江南水乡:绍兴三江村因环境污染致整体搬迁(组图))

绍兴三江村,因钱塘江、钱清江和曹娥江三江汇流而得名。其有确切记载的历史始于明洪武年间。600多年来,村庄一直保持着古时“九桥、九庙、十三弄、七十二口井”的基本格局。

2000年8月,绍兴袍江工业园成立,三江村被纳入规划。各类工厂蜂拥而入,到2010年时,入驻工业园区的各类企业已多达3800余家。

2015年12月5日傍晚,三江村对岸的蔬菜大棚和垃圾焚烧厂。本组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陈荣辉图

在2011年的时候,村里因癌症过世的人突然之间增多。村里有人在网上发了一篇关于“三江村是癌症村”的帖子。帖子流传得很快,“女孩子都不愿意嫁到三江村来,说三江村名声不好。”

2015年10月21日,拆迁中的三江村。

2014年,在三江村村民强烈要求下,袍江开发区正式启动三江村旧村改造,袍江管委会表示,三江村拆迁是袍江实施的一项民生工程。10月28日,三江村村支书杜建明在拆迁动员会上宣布拆迁启动,截至当年12月底,签约率达97以上。目前,签约户的房屋已基本腾空,不少三江村拆迁户已搬进新居。

在这15年间,工业用地不断压缩农村土地空间,整体拆迁中历史风貌建筑如何保护,搬到新居的村民还面临着对城市化的诸多不适。中国农村的种种矛盾纠结在一起,这座百年江南水乡一个都没能逃过。

工厂与农田

暮色将至,三江村口,首先映入眼前的就是一大批菜棚。刚从菜棚里钻出来的村民陈阿土,推着板车去拉浸泡在河里的芹菜。这个时间,外地菜贩的货车要到了,他们种植的蔬菜不仅供绍兴本地消费,还送到杭州等地。

年近六旬的陈阿土在三江村东侧拥有6亩菜地的他,与妻子种了30多年的蔬菜。

这10多年来,陈阿土是看着自己的菜棚慢慢被工厂包围了。随着袍江经济开发区的成立,菜棚南边出现不少纺织企业,东边开始矗立着24小时冒白烟的垃圾焚烧场。不久,河流慢慢地开始变色,有时是红色,有时是紫色。菜棚边的空气也时常弥漫着一股酸臭味道。

2015年12月12日,陈阿土在菜棚的河边清洗芹菜。

这两年,随着五水共治的开展,陈阿土表示村边的整体环境有了不少地改进。不过,菜棚东侧的河流还是时不时被污染。一下雨,三江闸放水,上游就飘来很多油污,直接影响菜农洗菜净菜。菜农习惯将收好的芹菜浸到岸边去泥,一捆捆的芹菜沾满了五彩的油污,就无法销售了。

2014年,绍兴市环保局对袍江的环保评估是:“袍江的污染物排放总量约占绍兴全市本级的70,是全市平均水平的7倍以上。”而三江村,正好坐落在这些重污染企业的中间。

“现在的处理办法,就是让生活在污染区的人先撤离,然后再来治理,因为环境治理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包括高能耗、重污染、低产出企业的转型升级,以及被污染的大气、土壤、水的综合治理。”袍江环保分局局长赵四海表示。

2015年12月4日,陈阿土在菜棚里劳作。

房屋拆迁后,陈阿土打算等三年之后的安置房。为了种菜方便,陈阿土就和妻子住在菜棚里。他说自己一辈子只会做一件事情,就是种菜,“这边的菜地能种一天是一天,实在是舍不得离开这里。”

程兴娥家里以前也有菜地,在征用为建设用地后,丈夫顾寿松就开始出去打零工。2010年,由于孩子要上大学,各方面支出较大,顾寿松决定去村边的印染厂上班,年收入可有稳定的2万元左右。

工作时间从早7点到晚7点,顾寿松刚开始做了3年装卸工,后来洗了2年染料桶,即使当时他每天戴着手套和口罩,穿着保护服上班,但回到家里身上还是有涂料。

2015年12月4日,程兴娥哄着自己的孙女。

两年前,54岁的顾寿松被诊断患上肠癌。程兴娥说,当时她连癌症是什么都搞不懂,但是还是一心要救治丈夫。程兴娥东拼西凑了20万元钱,让丈夫共接受了2次手术、17次化疗。最终,顾寿松还是没能挺住,撇下妻儿撒手而去。

顾寿松去世后,程兴娥与大学刚毕业的儿子扛起了20万元的债务。程兴娥说她真的很后悔,不应该让丈夫去厂里上班,“钱可以再赚,命只有一条。”

曹元根也是三江村的一名癌症患者。2008年,曹元根被检出患有癌症。历经数次化疗与一次胃切除手术,现在每天吃药来稳定病情。

2015年12月7日,曹元根现在每天还要吃大量胃药。

曹元根的祖上三代都是以捕鱼为生,17岁就跟着父亲出船了。四个兄弟成家后,父亲每人给了一条13吨重的木船。

2000年,河道里的鱼越来越少,曹元根夫妇放弃了捕鱼,选择进厂干活。三江村里的菜市场里也基本看不到河鲜了。“那个时候,我们捕鱼一天要是好的话,一百斤都是没问题的。”说到捕鱼,曹元根就两眼放光。

7年的癌症治疗,令曹元根一家共花费16万元,其中有向亲友借的12万元钱。目前,每月还需花一千元药费的曹元根,还未能还清债务。

病后,曹元根丧失了劳动力,妻子王素金借了6万元将他纳入养老保险,每月有机会拿1500元的养老金。妻子61岁了,还坚持去企业做清洁工,每月挣1500元,补贴曹元根的医药费与家里的生活开支。

对于家人,曹元根一直歉疚,他的病给全家带来经济压力。为了多赚钱,5年前,曹元根的儿子去滨海一家印染厂干活,天天接触印染机缸。尽管月收入近4000元,可身体状态不佳,结婚10年还没生上娃。

2015年12月7日,曹元根提着房产商发的袋子买了一点蔬菜回家。

为了还清超过十万元的医药费,曹元根和程兴娥两家都只能寄望于房屋拆迁后获得的补偿款,“等三年,拿到两套安置房,儿子拿120个平米,我和老伴拿100平米,余下的面积最好能折算钱。如果这样,家里的债务也许可以解决”,曹元根只能这样设想,但心里也很不踏实。

保护与拆迁

三江村村民可以整体搬迁,但这座600年的古村是否应该就此被完全抹去呢?

78岁的何景成,一直独守在被拆成半壁残垣的百年何家台门里。前后大片废墟围绕间,唯独他那49个平方的小屋还闪着灯火。

何家是三江村的大户,《三江所志》首句“始祖何源公以开国功于洪武二十八年授世千户职……”,说何家是首批造城的千户人家,三江村历来有“何半城”之说。

何景成守着的何家老台门,比及周边其他台门院落,布局更为宽大,屋前的一地青砖、未被拆尽的东西两排长屋,透露着数百年建筑的沧桑之美。

2015年12月3日,何景成在房间里写毛笔字,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

2015年5月,何景成居住的何家台门,开始被一天天堆积如山的拆迁废墟包围。10月17日早上,挖土机推倒了何家台门的前墙,几个拿着铁棒的拆迁队人员撬下了何家台门屋内的青石板,装车运出城外。等到在屋内看书的何景成反应过来,何家台门已经被工人拉倒了大半。

何景成哀叹自己的势单力薄,一直说没有保护好祖传的世代老宅,以后没有脸面去见祖宗。

“六百多年,战争没有摧毁它们,潮灾没有冲垮它们,最终它们消失于这场人为的拆迁,实在可惜。”省钱塘江管理局文保专家龚真真了解到何家台门被误拆后感叹道。

2015年12月3日,何景成捡回来的古砖,他把这些砖头放在后院保护着,怕被人偷走。

袍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一名负责人强调,村里相对古老的建筑“一定会保留”,政府部门在改造三江村时“一定会兼顾保护和规划”。至于几处老台门被强拆,那是“信息有误差”,“拆迁队拿到的信息和我们提供的可能有一点点出入”。

7月,王家台门首先被拆;9月,程家台门只留下一块近5米长的青石板横躺在废墟中;10月,颇有气势的何家台门被拆得满目疮痍。此间,浙江省钱塘江管理局等单位的文保专家在多次现场考察后,在一些古建筑上写下了“保留”两个字,有的甚至钉上了“保护古村,人人有责”的宣传牌,但这些并没能阻止推土机。

2015年12月3日,何景成站在已经被拆迁掉的老房子里。

“明明都是写着保留字样的房子,拆迁队看都不看就拆了”,在村里生活了56年的曹连大对于老台门被误拆感到很痛心,何师爷台门的六扇花雕门就被人偷偷盗了,明代张顺庙在拆迁中都被压塌了三分之一。三江城的历史这么悠久,什么都没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